萍乡新闻

萍乡论坛_吴秀波出轨门女主涉嫌敲诈被抓 小三有权利索赔吗?

来源:萍乡城事网 发布时间:2019-05-10 浏览次数:

(原标题问题:小三有权利索赔吗?)

近日,某吴姓艺人“出轨门”中,女子涉嫌敲诈打单罪引起坊间热议。据女方父母暗地信,女方成为吴某地下恋人已有七年时间,暗地信对于吴某将感情纠纷诉诸法律感到非常愤怒。

在司法实践中,由于索赔而冒犯敲诈打单罪的案件随处可见。争议的焦点在于行为人有无正当的权利基础

敲诈打单罪是一种侵犯工业法益的犯罪,如果行为人拥有正当的权利基础,那么行使权利的行为就不可立敲诈打单罪。

问题在于,如何判断权利基础的正当性呢?

在给出谜底之前,有两对关系有待厘清:

第一是法定权利与道德权利的关系。

在敲诈打单罪中,如果所长受损的行为人有法定的权利去主张补偿,这自然不构成犯罪。当前,这种法定权利一般都有道德上的支持。复杂的是,如果所长受损的行为人仅有道德权利,而无法定权利去主张补偿,这是否构成敲诈打单罪呢?

比方行为人发现妻子与别人通奸,非常朝气,要求对方补偿本人5万元家庭关系掩护费,不然就要痛殴对方,别人无奈遂赔款了事。(通奸索赔案)在这类案件中,妻子通奸,丈夫并没有法定的权利向第三者主张补偿。

如果正当权利仅限于法定权利的话,那就会有大量行使权利的行为乡村被犯罪化,司法也不成防止地会走向机械和僵化。在之前的专栏文章中笔者提过驰誉的郭利索赔案,郭利的女儿是三聚氰胺乳成品的受害人,后向施恩公司提出索赔,索赔金额为300万人民币。但法院因为索赔金额超出法律规定,2010年以敲诈打单罪未遂判处郭利五年有期徒刑,郭利服刑期满后连结申诉,终于在2017年被宣告无罪。

因此,法定权利说是过失的,在权利行使这个问题上,司法机关不能只需考虑法律规定,而需考虑道德尺度的要求,不然司法人员就会成为法律机器人,无视道德生活对刑法的制约,也导致法外的正当化事由在刑法中的消解。

在我国刑法中,除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两种法定的正当化事由(justification),还有大量法外的正当化事由,比方医疗行为、得到被害人理睬等等。只要是道德生活所鼓励的行为,就属于法外的正当化事由,因而也不属于犯罪。譬喻教师面临义务斗嘴,孩子和学生同时出参差水,救助孩子是法定义务,救学生是道德义务(假定不存在先行行为),如果教师先救学生,孩子溺水而亡。法定义务高于道德义务,教师似乎构成犯罪。然而此行为却是伦理所鼓励贬责的行为,刑法自然不能惩办。?

可见,只要行为人有道德上的权利基础,他的权利行使就属于正当化的事由,自然不构成敲诈打单罪

第二是主观权利与客观权利的关系

权利本应是客观的,但在司法实践中,数见不鲜的一种现象是,行为人真诚地相信本人所长受损,拥有索赔的权利,但这种权利却在客观上不足相应的法律或道德基础。比方天价索赔案,行为人从燕京啤酒喝出一块玻璃碴,来到北京总部提出5000万元的天价索赔,不然就向媒体或消协告发。在这类案件中,行为人索赔金额明显超出法律和道德限度,但如果行为人真诚地相信本人可以提出这样的天价索赔,又该如何从事惩罚呢?

这其实属于对权利行使的认识过失,也即假想的正当化。对此问题的从事惩罚,从来存在争议。主观主义认为,应该依照行为人本身立场来衡量是否具备合理的权利基础,而客观主义则认为应该依照社会一般观念判断权利基础是否合理。对照驰誉的案例是英国1972年的莱蒙波特案(LAMBERT)。该案原告威胁与妻子有奸情的甲,如果甲愿意给付250英磅,他就可以视而不见,不然就要告知对方的妻子和所在公司(丈夫揭发奸情案)。法院作出裁决,认为:权利主张是否合理应当依照行为人主观上是否真诚的认为可以主张这种权利,原告后判无罪。这个裁决备受学界批评,同属英联邦国家的加拿大则倾向于客观标准,以莱蒙波特案为例,学界普遍认为,甲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故可入罪。

在刑法理论中,假想的正当化应当如何从事惩罚,确实值得研究。

我国刑法学界有人认为假想的正当化可以排除了成心,在有谬误的情况下,建立谬误犯罪,如果没有谬误,则为不测变乱。但是这种认为一概排除了成心的从事惩罚结论也许导致荒谬的结论。比方英国驰誉的摩根案件。原告人摩根是一位皇家海军官员,一晚他与三位同事喝酒,酒后摩根邀请他们和本人妻子产生性行为。他说其妻对性很痴迷,但却喜欢假装正经,如果反抗,那是装的,她的真实想法是同意,并且暴力会让她更加兴奋。于是这三位男性掉臂摩根妻子的强烈反抗和她产生了性行为。最后这3位男性被控强奸,但他们坚称本人认为女方同意了。在摩根案件中,三位男性浮现了对同意的认识过失,这是一种典型的假想正当化。如果排除了成心,由于强奸罪不能由谬误构成,那么三位男性都不构成犯罪。这种从事惩罚显然与人们的知识相冲突。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